科协邮局  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| English | 设为首页
   
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
首页  > 地方科协 >  新闻内容
 

24岁的汤兰兰回忆痛苦过往:我怎么可能冤枉我的怙恃?

 
分享: 2018-12-09
     

  央视网新闻:所有原审被告人都声称与汤兰兰没有矛盾,也都说不清晰为什么会被诬告。那么,汤兰兰是否存在诬告的可能呢?

  合议庭在本次审查历程中查实,侦查机关在其时曾对被害人汤兰兰举行过精神判定,结论是精神正常。报案时汤兰兰只有14岁,现在,十年的时间已往了,已经成年的汤兰兰对昔时的控诉是怎么看的呢?合议庭找到汤兰兰举行了观察核实,本台记者在征得汤兰兰赞成后,对本案最为要害的当事人汤兰兰举行了电话采访。

  记者:叨教是汤兰兰吗?

  汤兰兰:是。

  记者:我是中央电视台记者,有些问题要跟你核实一下。

  汤兰兰:好的。

  记者:若是有哪些问题你以为冒犯了你的隐私或者不想回覆的话,你可以直接告诉我,好吗?

  汤兰兰:嗯,好。

  汤兰兰在采访中告诉记者,2008年10月3日,她拒绝和母亲万秀玲回家,主要是由于恐惧。

  汤兰兰:我只感应恐惧。

  记者:主要是为了什么恐惧呢?

  汤兰兰:我怕她抓我回去,我也畏惧她打我。

  记者:你怎么那么怕回家呢?

  汤兰兰:就像她所说的那样,回去就出不来了,而且另有我若是回去,我可能天天都市遭受种种不堪的事情。

  记者:你所说的不堪的事情是什么呢?

  汤兰兰:就是强Jian啊轮奸啊。

  对于发生在童年时的这些履历,汤兰兰说她一直在强迫自己遗忘,可是直到现在,她依然记得所有性侵她的人的名字。

  记者:你说你父亲在你小的时间多次强Jian你,这种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吗?

  汤兰兰:是真实的。

  记者:在你成年之后你怎么看?

  汤兰兰:怎么说,禽兽不如啊!

  记者:由于你举报他们的犯罪,有11小我私家被判刑入狱了,你以为这11小我私家有被冤枉的吗?

  汤兰兰:没有。

  记者:一个都没有吗?

  汤兰兰:没有,我敢为我的话负执法责任。

  记者:他们也在随处申诉说自己是无辜的,这个事情你知道吗?

  汤兰兰:是我的母亲,我的怙恃,我怎么可能去冤枉就是说他们没有做的事情我去冤枉他们呢,我想问天下有这样的人吗,若是我不是受害者,我为什么要去冤枉他们,我冤枉他们对我有什么利益吗,发生在我身上的,我身上的,这是我的伤口,怎么就成了我诬告他们了呢?

  合议庭审讯长 孙观宇:汤兰兰从14周岁报案起,直至本次审查,均坚称没有诬告陷害各被告人,陈述的事实也基本稳固一致,我们也寻找不到汤兰兰诬告陷害各被告人的任何念头,因此现有证据证实汤兰兰没有诬告陷害各被告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