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理想,让新闻更好地抵达远方_威威娱乐广场地址

发布时间:2018-12-14

 

▲2003年11月11日,读者在天安门广场看新京报创刊号。  图片/李飞 

如赴一场应赴之约,今天,新京报APP全新上线。

将热忱化为鸡血,将初心熬成鸡汤,这从来都不是我们的傍身长技——虽然我们的心田在沸腾。正如15年前新京报问世,五个字在我们胸口激荡:“时间最先了”。

时间最先了,便不懈奔流。

2018年10月31日,这是新京报作为一个媒体,而不仅是一份报纸的历史性时刻。这是一群有理想的人的花开之时。

新芽破土,新花怒放,“新新”向荣。“新”是新京报的胎记:赖以立身的是新闻,精神面目是“日新”。新与新激荡,孕育着今日之变。

2003年,新京报创刊,“一出生就风华正茂”。2009年,新京报最先“触”网,从上线移动端数字报,到“双微”成机构大V(现在微博粉丝超3200万,微信粉丝超500万);从“起劲办中国最好的报纸”,到“建立中国最好的内容原创平台”,逐日原创新闻凌驾400条,再到“移动优先”成流传常态,新闻视频与微信矩阵双翼齐飞……新京报的改变从未制止。

新京报顺应时代而生,也顺应潮水而变。新京报APP全新上线,是新时代下的自动求变,是为了媒体融合更上层楼,开发一条与时代偕行的新闻流传信息高速公路。

做新闻,无止境。

我们笃信:为万物标注刻度者,终将被万物标注刻度。新京报昔日出世、今日蝶变,都是应时间之约,而行止张合,又在给时间标上刻度。就像已往习惯于把文字刻在纸上,让温度留在人心。

▲2015年12月15日,浙江乌镇。第二届天下互联网大会-互联网之光展览会开幕,新京报展台。 图片/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 

有人说,这已不是新闻人的黄金时代。一些传统媒体或艰难挣扎或已经倒下,许多新闻人已转行。

但许多人并未意识到,现在中国已有8亿网民,手机网民有7.88亿。智能手机普及后,不只涌现出新生代互联网原住民,也让信息随时触达偏远的墟落、甚至许多暮年人的手上。许多已往没有书报可读,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新闻的人,也都借着一部手机进入时代的舆论场。

在不时泛起“鸡汤与狗血齐飞,垃圾与谣言共舞”的舆论烘炉中,我们看到的不是新闻业的消灭,而是一个社会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信息饥渴,也从来没有云云迫切地需要真正的新闻。

我们推出全新的APP,正是为了突破一城一域之限,在信息过载的时代,让真正的新闻抵达更多的用户。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民众,服务于社会,服务于国家,更好地推行一个媒体的道义责任。

▲2016年11月11日,新京报创刊13周年酒会开场前。图片/新京报记者 李强

改变一直是我们的内在追求,但无论怎样改变,我们不忘初心,稳定理想。

记载时代的优美,促进社会的前进,是我们职责所在。同时, “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”。用老实文字或影像,为那些需要资助的人撑起一方空间,让阳光照进,也是我们心之所系。

我们信赖人心,以是还会继续去知足人心对真相的刚需,苏醒面临情绪的影响和流量的诱惑。许是岑寂文笔,许是质朴影像,但还会有刺破假象的尖锐,有记载真实的继承。

我们信赖时间,时间不会辜负逐日的起劲,不会背弃日复一日的坚守。

 ▲2017年12月7日,幸福大街37号新京报社夜景(长时间曝光)。图片/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 

守护公义、知己,并为此而关注民众利益和公共价值,我们仍然执着。就像我们曝光嘉禾拆迁、连续消息来源聂树斌案;就像我们探底韶关练溪托养中央、揭破腾格里沙漠污染;就像我们揭穿王林圈套、卧底菲律宾“东方牢狱”讲述外洋务工者履历的圈套与辛酸;就像我们矢志不渝在“记载、视察、到场”这个国家与社会的转变与发展……

每一次改变,都是时机。新京报APP全新上线带来流传渠道之变,但我们把这看作是对新闻理想和新闻专业主义更好的探索与实践。我们改变的是流传方式、流传渠道,稳定的是公共态度和家国情怀。

新京报记者还会起劲第一时间抵达新闻现场,但我们打出的将是由“快讯、观察、图片、视频、直播、谈论、专题”等等组成的“新闻组合拳”。我们也将让新闻与手艺发生化学反映,更好地明白用户、服务用户,为用户提供更优秀的产物体验。

我们会尽最大的起劲,服务民众,回馈社会,不负各方对新京报媒体融合生长的支持与期待。

新京报APP全新上线,我们在变,我们稳定。

编辑:肖隆平  校对:柳宝庆